【如少年】(05)【作者:反派君】   亂倫小說 
字數:77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第五章、形勢和被迫

  「哈……哈……哈」我緊托著夏阿姨絲襪臀部的雙手爬上了她發燙顫抖身體的后背,緊抱著她大口喘著氣從剛才的高潮中恢復過來,下體在夏阿姨的私處前大肆射精后慢慢疲軟,后背的衣服也已經被汗水完全浸濕,全身使不出力氣?;忱锏南陌⒁桃彩墻艚舯兆叛劬?,汗水弄濕了兩側的秀發,面暈淺春,面潤而醉黎紅,全身輕微地顫抖著,被我強行分開的絲襪雙腿早就沒有支撐站住的力氣而緊緊貼在我的大腿上,借力勉強維持著站姿,全身幾乎都靠在我的身上拼命地喘著氣。

  激情過后我耗了太多力氣了,也覺得越來越累,更別說有多余的力抱著夏阿姨了,于是我用后背貼著墻抱著夏阿姨慢慢滑了下去,雙腿頂到書柜后開始向兩側外彎曲,好讓夏阿姨更舒服的坐在我身上休息。夏阿姨因為我的姿勢改變也不得不從我的大腿上滑下,雙腿翻開向外伸,一只腳上的拖鞋早因為之前的沖刺掉落在一旁,露出涂著深寶藍色腳指甲油的美足,跨坐我的腹部處,雙手撐著我的胸膛,臉側向一邊,藍色的內卷發也自然垂下露出精致的脖子,短裙一邊肩帶已經滑落,藍色蕾絲花紋文胸包裹著的白皙肉球不停起伏,在我身上等待余韻過去。
  「剛剛的感覺太爽了」我靠著墻下來休息了片刻,調整好了呼吸節奏,才感覺能好好思考,挺了挺有點酸痛的后背,感覺全身一陣燥熱,雖然腿上和腹部上壓著一個溫軟的肉體,但因為我的腿是向外的這樣被壓久了腿十分酸痛,所以我不時輕微晃動雙腿與夏阿姨大腿不停摩擦,明顯感受到夏阿姨腿上與我相碰的地方絲襪十分濕漉,坐在我大腿上的圓臀緊緊壓著,陰部時不時擦著我,我感覺肉棒處有冰涼的液體不斷低落。就這樣無聲的休息了好一會兒,我覺得有必要要提醒一下夏阿姨了,因為她再這么坐在我身上我感覺我某個被她陰部緊緊摩擦著的地方又要蠢蠢欲動了,而且時間上感覺真的過了很久了,再不下去露個面估計母親都要找上來了。

  「夏……夏阿姨?」我不敢太大聲,小心翼翼看向夏阿姨的臉,因為她側著臉我也看不見她的表情,感覺有點瘆人。

  「……」夏阿姨沒有做聲,動也不動。

  「夏阿姨,你沒事吧?」我沒辦法,上面肯定是不敢碰的,只有輕撫了撫夏阿姨的大腿,腿上的絲襪還真的有點濕。

  「別碰我!廁所在哪里?」夏靜雅頭也不回,十分冷淡地回聲呵道,聲音冷到像失去了語調一樣,把滑落的肩帶重新拉上去,整理下內衣,站起身的時候帶著裙子上下抖動,露出了絲襪下的內褲邊緣,被躺坐在地上的我看得一清二楚,包裹著藍色內褲下緣的絲襪區域一片狼藉,滿是厚厚的、白濁的精液,整個區域都濕透了,而且不少精液正順著夏靜雅深灰色的絲襪大腿緩緩流下。說實話這量我也是有點吃驚的,沒想到能在夏阿姨那射這么多。

  夏靜雅感覺自己私處那無論是絲襪還是內褲到處都是濕漉漉的,黏答答的,十分不舒服,甚至連腿上都感覺有少許精液流淌著,臉色差到十分可怕,但想到更可怕的是顧昊軒剛剛雖然沒有真實插進自己陰部,但是噴發時前端是正對著自己的陰道口的,多少很可能被射到里面去了,自己十分擔心,所以想趕緊去廁所處理。站起身后,夏靜雅抬起腳想走,卻不小心碰到了我的腰沒辦法她之前是跨坐的,腳都在我的腰側附近,夏靜雅一想到自己剛剛和腳下的人發生了那種事,臉色更加冰到極點,氣不過來抬腳往我肚子上狠狠來了一腳,雖然有刻意收力但踩在肚子上還是多少吃不消的,我當時也沒注意「唔」地一聲,被肚子上這突來的一腳深深重創,胃里翻江倒海差點吐出來,表情十分猙獰,「這娘們下腳真狠??!」我又不敢大聲叫喊,只能捂著肚子在一旁打滾,也顧不上自己的內褲還沒穿上。抬頭憤怒的看向夏靜雅,發現她頭也不回向門口走著,雙腿有點不自然的岔開著,她快速走了出去也沒理過我,我嘖了嘖舌,自然覺得無所謂,反正我也沒告訴她廁所在哪隨她去。捂著肚子休息了片刻,我看到自己肉棒處也沾滿了一些精液,難怪說有點冰冷,這應該是剛剛從夏阿姨那滴下來的,沒辦法了要趕快去房間里換衣服,我站起身提起內褲,看向自己下方的兄弟「你倒是挺舒服的啊」,穿好運動褲把掉在地上的書撿起,收拾一下后打開書房的窗戶,把夏阿姨遺留在書房的體香和荷爾蒙的味道趕緊沖散,然后關上燈反手順上門,出門的時候夏靜雅已經不見了身影,我也不管她,走向自己的房間,回到房間我把全身衣服一脫,換了一套干凈的衣服立馬拿著書下樓。

  剛下樓就看見母親慕婼妤和李叔叔還坐在客廳的沙發里聊著天,母親見我走下來,停下交談,投來十分不耐煩的視線:「怎么這么晚才下來?夏阿姨呢?」
  我假裝若無其事道「不知道啊,我帶阿姨上去后,阿姨就說她自己找,然后我沒事就回房間了打了一會游戲唄,實在餓得受不了就想下來問你們什么時候吃飯呢,剛剛路過書房發現夏阿姨在書房里看書呢,她叫我幫忙先把李叔叔要的書先拿下來」

  「又打游戲,作業寫好了嗎?你怎么不叫夏阿姨一起下來?」母親見我又跑去打游戲語氣有點嚴肅……

  「啊我忘了這不是想著拿書下來嘛哈哈哈,媽,什么時候吃飯???我快餓死了!」為了不暴露更多,我故意扯開話題「整天就知道吃跟玩,學習也沒見你這么上進」母親像是十分傷腦筋似的扶著自己的額頭,然后嫵媚的眼眸輕輕瞥向我,眼神充滿著殺機,我后背一涼。

  「哈哈哈哈哈,昊軒餓了,剛好我和你媽商量著要出去吃,那我們現在就出發!今天李叔叔請客,吃大餐去!」李重軍爽朗的笑著,也沒過問太多,毫不知情樓上我和夏阿姨發生的事。商量過后,母親便上樓去化妝了,李叔叔打了個電話預約好了餐廳的位子后想先過去點菜,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先過去,我搖了搖頭表示拒絕,誰想和你個大叔坐一輛車??!

  「那昊軒,我先過去了,等會你和你媽還有阿姨一起來吧?!?br>
  「哦—好—,李叔叔慢走?!刮依乓艋卮?,倒是不怎么熱情。沒過多久,母親也走下樓來,慕婼妤臉上依舊化著淡妝,細眉亮眸,濕潤的紅薄散發出誘人的魅力,一襲光亮的長發如飛瀑披在肩上,上身換了件白色純棉圓領線衫,袖口半長帶點花邊,露出潔白的手臂,領口不大但有好好露出雪白嬌嫩的肌膚和漂亮的鎖骨,誘人的尖挺高聳上是一條較長的白色翡玉項鏈,嬌挺的美乳挺立在白色的外衣下,隨著下樓微微地顫動,隱約凸顯出豐滿山峰的美好形狀;下身是一件淡粉色真絲紗質花紋過膝長裙,裙下外露著肉色透明絲襪包裹著光滑白嫩的小腿,使她裙內渾圓修長的美腿更增添了隱性的美,凸凹的身行曲線,修長白皙的玉腿,給人的感覺既豐腴白嫩又勻稱性感。

  「怎么?李叔叔人呢?」慕婼妤見我一個人坐在客廳,不禁發問。

  「啊叔叔他先去餐廳點菜了」我細細打量著母親來,今天的母親依舊光彩動人。

  「我剛問了你夏阿姨她在上廁所,昊軒,我先去開車,你在家等下夏阿姨,等會和她一起來」母親走向門口,從鞋柜里拿出一雙深米色的扣帶高跟鞋穿起,扣帶在腳踝處,體態曲線優美。

  「恩,好,馬上來」我點了點頭,等母親關上門后,等了一會見夏阿姨還沒下來就徑直走上二樓,走近二樓的廁所門口,隱約聽見里面傳來一陣陣水聲和抽紙的聲音,有點好笑,敲了敲門「夏阿姨,你好了沒,叔叔和媽媽他們說要出去吃飯,我媽現在在外面等我們呢」,聽見敲門聲里面的水聲瞬間停止,假裝里面沒人一樣。

  「快點夏阿姨,我媽可是在車上等我們呢,遲到了我可會挨罵的」我靠在廁所門口的墻壁上聳了聳肩。

  過了半刻,廁所門的鎖打開了,夏阿姨從廁所里走出來,見我靠在門口臉色一臉冰冷,眼神狠狠瞪了我一眼后便看向前方,用高傲磁性的聲音警告我「別把今天的事說出去,否則……」話沒說完便從我身邊走過。

  當夏阿姨從我眼前走過時,我看著夏阿姨側臉猩紅的嘴唇,高挺的胸部,修長的絲腿,回想起書房發生的事,還有夏阿姨的低聲嬌喘和高亢呻吟,心里一動欲望上漲,有要干點什么的沖動,而且覺得一直這么下去不給點顏色這娘們會一直蹬鼻子上臉的。我冷笑一聲「哦~否則,否則什么?」向前跨步跟在夏阿姨身后,把手伸進她的連衣裙內,順著她光滑圓潤的絲襪大腿狠狠摸了一把,一手的滑膩十分舒服,雖然有點濕漉但是溫軟的大腿還是充滿彈性。夏阿姨被我的動作嚇了一大跳,立馬撤開幾大步,保持與我的距離,緊緊捂著裙子下擺,生怕我再有什么出格的動作,臉色也愈發冰冷。

  「你…顧昊軒你給我放尊重點,不要再得寸進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再敢碰我我立馬告訴你媽你侵犯我!」

  我冷笑的更厲害「侵犯?證據在哪?你覺得你這個樣子有說服力嗎?」我眼睛看著她的裙下,深灰色的絲襪充滿了無限的誘惑,「走吧,我媽在等我們」我走過夏阿姨,頭也不回地說道。夏靜雅站在原地,緊緊咬住下唇,恨恨地看著顧昊軒的背影,覺得可恨又無可奈何,想要告發卻又怕關系弄僵,何況自己這個樣子也很丟臉,絲襪處的狼藉怎么解釋都很蒼白,遲了一會就跟了過去。我在門口換好鞋后,站在一側等著夏阿姨下樓,夏阿姨警惕著我遲遲不敢來到門前,我好笑道「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

  「我只是擔心你會做出什么讓你更后悔的事」從樓上開始面對我,夏阿姨的臉色就沒有緩和過,依然一臉嚴肅和冰冷,帶點高傲,讓人無法靠近。

  我也沒管她怎么說,歪著頭看著她不說話,眼神告訴她時間不早了,夏阿姨猶豫半刻見我沒有走的意思,只好一邊慢慢靠近一邊小心護著自己的身體,從棉拖里伸出一只絲足伸進腳下的藍色高跟鞋內,沒想到這雙灰色絲襪足尖是透明的,只有最前端一條線,之前在書房還沒注意到,那個時候只被藍色腳指甲油吸引住了,我搖了搖頭真不知道為什么這女人這么喜歡藍色,但夏阿姨的足型還是十分美麗只是沒有母親的好看罷了,但一樣都耐看。夏阿姨一邊小心翼翼地穿著鞋,但是同時也一邊在我耳邊不停碎念著「顧昊軒你不要亂來,你要知道這樣的后果是什么…」話還沒說完,我一個前跨,手一錮將夏阿姨緊緊推在墻壁上,雙手抓住夏阿姨的柔夷舉過她的頭頂用一只手緊箍,右腿擠進她的雙腿間,用左腿強行分開她的絲襪大腿,也不管穿著鞋直接踩在地板上,空著的手捏著她兩邊的臉頰往里壓,臉上沒有表情不耐煩地說道「夏阿姨你要知道如果我想干什么你是抵抗不了的,同樣的話回給你,不要得寸進尺,人的耐性是有底線的,如果你一直在我耳邊聒噪聒噪的只會讓你自己更危險,知道嗎?還有你要是想告訴別人我們發生了什么,隨你去,在不在乎是你的事,我無所謂」

  夏阿姨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眼睛睜得大大的滿是恐懼失去反映,腳下一只高跟鞋穿在一半被我一拉頓時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說完我松開她的臉頰,抓著她手依然沒有放開,用一根手指從她精致的下巴開始一路隔著短裙向下滑,從深溝處滑向因為呼吸急促而導致起伏不斷的酥胸,滑過平坦的小腹來到下體前,還是將手伸進她的短裙里,隔著絲襪摸了大腿一把,還是那么的順滑。

  「走吧!我媽要等不及了」摸完我松開她,打開門走了出去,等了好一會兒夏阿姨才有些跌撞的踩著高跟鞋出來,我看了看她,她也看向我,不說話,只是眼神里較之前多帶了點恐懼和其他的東西。我叫她關好門后我一言不發走在前面,后面隔了好一段距離才聽到高跟「噠噠」的聲響。母親的車已經開出來了停在小區門口不遠處,很快我走到母親的車前,打開后門坐了進去,「怎么這么慢?」
  母親有點不高興。

  「夏阿姨估計在化妝吧一直在等她」我看向窗外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感覺心情莫名的差。

  一會兒夏阿姨就走了過來,打開后門坐了進來,但是沒想到我也坐在后排,有些擔心但是已經坐了一半屁股進來也不好意思又出去,雙手壓著裙子下擺把另外一只美腿收了進來,兩只腿并攏膝蓋斜放著,直起上半身,一股知性的氣息,端莊謹慎。見我一直忘著窗外,稍微松了口氣,也不想露出什么端倪就關上了后車門。

  「嫂子,怎么了?怎么不坐到前面來?」慕婼妤有點好奇,轉頭向后問道。
  「啊,抱歉,今天我有點不舒服,坐在前面怕暈車呢」夏靜雅溫柔的回笑到,和之前的角色屬性完全不一樣,慕婼妤聽到夏靜雅身體不舒服,立馬關心起來:「身體不舒服?怎么了,沒事吧?」

  「沒事沒事,可能是有點累吧,婼妤你先開車吧,時間也不早了,重軍那邊怕是等不及了?!?br>
  「恩,好。昊軒,好好照顧一下夏阿姨」母親發動車對我叮囑道,我沒說話,慕婼妤見我一直不回應,有點惱怒「顧昊軒,我在跟你講話呢,你沒聽見嗎?」
  我實在是沒那個心情回答,夏阿姨見氣氛冷到極點,急忙圓場「昊軒出門就問了我身體狀況,他很懂事呢」同時也靠近我坐了點,一股女人香味傳來,靠近了我點,小聲對我說「別惹你媽生氣」,我看了看她,被拉到膝蓋上方的花色短裙和緊緊包裹的深灰色絲襪大腿十分顯目,趁母親不注意伸手過去又是摸了夏阿姨的絲襪小腿一把,把夏阿姨嚇一跳立馬坐的離我遠遠的。一路無話到了吃飯的地點后,發現是一個類似農家大院的飯店,外觀上看上去就十分氣派,跟著母親她們走進去后,見到早已在大廳里坐著的李叔叔,打了身招呼后四人便一起通過一個大門進了一個小院,路上看見夏阿姨和叔叔有說有笑,心里一時沉默,總感覺熱情少了半許。在這里吃飯的「房間」有點特別,都是由一個個小院組成的,外面一個氣派的大門,門上寫著不知名書法的大字,里面除了有個吃飯的房間,遠一點的還有個廁所,外面的門關后就不會有服務員來吵,十分安靜,看來很適合聊天聚會用?!贛星說鈉傘刮也喚仕始?,跟了進去。我們一坐上餐桌,菜立馬就上來了,擺滿整整一桌菜色裝飾上看起來就要不少錢。

  「這里我經常來,味道很是可以,來,昊軒,你不是餓了嗎,別客氣,隨便吃,不夠再點」李叔叔十分熱情。

  我是有點餓了,當然沒有一絲客氣,怕母親教育就沒把吃相弄得很難看,一邊中規中矩的吃著一邊聽著母親和夏阿姨他們聊天,「昊軒,李叔叔說你們馬上就要有幾場全市統考了,要好好學習呢」母親看著大口吃飯的我,微笑地說著。
  「靠,不是吧」我有點無語,但還是簡單回了個「哦」。

  「對了,說起來昊軒平時喜歡學英語,但是感覺成績一直沒有增長呢,軍哥你有什么好的英語老師認識嗎?我想找人幫昊軒補一下他感興趣的科目」慕婼妤轉頭看向夏阿姨他們說道。

  「英語?靜雅以前研究生讀的就是英語,現在在小學做英語老師呢,哎呀請什么家教,叫昊軒來我們家讓靜雅幫他補習就行了,免得浪費不必要的錢!」李重軍十分痛快地提出一個方案。

  夏靜雅一聽,臉色一變,趕忙拒絕起來但又不能說的太過「不好吧重軍,我哪能教的了高中的英語啊,而且平時我也要上課沒時間呢,我看還是請個家教吧別耽誤昊軒的學習了,他這個年紀學習十分重要的」

  「……」我本來也想拒絕,誰想浪費大好玩的時光補課啊,但是看到夏阿姨這么拼命地拒絕,慌張的神態反而覺得有趣,也就沒說什么。

  「哎呀有什么不能教的,英語這東西教誰都是一樣哪有什么區別,昊軒又不是外人不要這么見外,你可以晚上回來再教,剛好昊軒在我們這吃個晚飯,一舉兩得不是嗎,就這么說定了!昊軒啊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來找你夏阿姨,補課的事打個電話就好了」李重軍喝了點酒高興著呢,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將自己的妻子推向深淵。

  夏靜雅見丈夫一臉固執,桌上也不好反駁,只有先假裝著答應下來,但是心里一陣擔心后怕這要是為顧昊軒補課,不知道以后自己的身上還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臉色瞬間差到可怕,也沒有什么胃口吃了。一番酒飲過后,李重軍有點微醉,大聲地和母親聊著昊軒學校的事,夏靜雅一想到替顧昊軒補課的事就坐立難安,恍惚了一陣,拿起手包站起身說了句「我去下廁所」就慌張地走了,我見夏阿姨神色不對勁,急匆匆走出門口,看著她挺翹的雙臀,修長絲襪雙腿的背影,聽著她穿的高跟叩擊地面的聲音,心里突然蠢蠢欲動,想了想,也站起身說了句「我出去透透氣」,被母親告知別走太遠就出了門。關上門就剛好看到夏阿姨走進遠處的廁所,見小院的門是關實的后就慢悠悠地走向廁所門口。在門口側等了一會兒后聽到打開門鎖的聲音,我趁夏阿姨開門的瞬間閃了進去,反手關上門,與吃驚的夏阿姨面對面,手背到后面把門悄悄鎖上,環顧下四周,發現這里面的廁所倒是挺高級,鋪滿的瓷磚就很有復古加現代氣息的感覺加上好幾種溫柔的黃色燈光撒下,增添幾分情趣,里面布局除了一個馬桶和一個洗手池也沒什么,但是十分寬敞。夏阿姨沒想到我會只身進了廁所還關上門,十分震驚,接著害怕地急忙退后,拉開跟我距離,眼神驚恐道「顧昊軒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夏阿姨你應該知道」我逼近夏阿姨,阿姨嚇得退向洗手池一側,我也沒緊追。

  「昊軒,你別亂來,你鎮定點…你別靠過來!你再過來我要叫人了!」
  「如果你想被李叔叔看見我們現在這樣就隨你高興吧」

  「……」夏阿姨聽到后不做聲了,但是拼命的躲避,「你……你別過來」
  我無言,緊緊走向夏阿姨,見夏阿姨靠在洗手池一時也沒有退路,她拿起放在旁邊的擦手毛巾丟向我,我任毛巾砸在我身上后掉落在地上,緩緩走在夏阿姨面前,抓著她的手,夏阿姨滿臉驚恐和害怕,「求你了,顧昊軒,別這樣,放阿姨走吧,求你了」聲音帶著點哭腔。我一時也有點無措和糾結,就這樣抓著夏阿姨的手沒進行下一步,一直看著她,想著腦海里一晃而過的行動。

  夏阿姨抬起頭看向我,但立馬又低著頭避過了我火熱的目光。我慢慢的湊到夏阿姨的頭邊,享受著從夏阿姨身上散發的體香,混合著洗發露清香和女性特有體香的氣味刺激的我愈發舒適,內心的火一點一點在燃燒,呼吸有點加重。夏阿姨好像也察覺到了我在占便宜,急忙掙扎想擺脫我,往后退了微小的一步的道,「顧昊軒,求你了,放開阿姨吧,我什么都不會說的」感覺到夏阿姨情緒有些激動,我又往前跨了一大步,將夏阿姨圍在身下,另外一只手大膽的抱住了夏阿姨的細腰,「夏阿姨我想要你」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