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醫生歪傳之秦洛奸母】(續之一)【作者:sssskkkyyd2009】   亂倫小說 
字數:113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作者碎碎念。

  寫完了不改了。大家將就著看,語不成句,畫面零碎。一是因為第一次試著寫寫東西,二是頸椎問題嚴重,坐著不動,很快頸椎麻木腦供血不足,腦子就混沌沌一片,畫面,邏輯,語感通通紊亂不堪。哎,痛苦!

  之所以寫這個,是因為自己喜歡讀網絡小說,柳下揮的天才醫生也特別喜歡,尤其是里面風情各異的各類美女,令人念念不忘,印象深刻,柳下揮真是一個會寫女人的家伙!女主除外,最喜歡的其實是秦洛的岳母之一張儀伊,還有皇千重的媽媽洛莘!張儀伊童顏巨乳,大女人的韻味不失小女孩的心性,時而調皮淘氣時而霸氣外露,與親生女兒王九九的調笑打鬧令人捧腹不已,真的是一個絕品美人兒。

  洛莘,曾經的燕京第一美人,風韻不減當年,端莊高貴,風情萬種。為兒子甘愿付出一切,甚至不惜多次色誘秦洛??上Ф硬懷善?,在兒子的變態嫉恨瘋狂下,被兒子壓在身下,撕碎旗袍意圖強奸,她卻面無表情重重給了兒子一巴掌,甚至對兒子說:你只要能成為頂天立地的男人,那一天,我心甘情愿脫光衣服跪在你面前隨你玩弄!

  不喜歡綠又喜歡亂倫類的,所以從男主母親這里入手,想描寫一個端莊慈愛的媽媽在被歹人侮辱玩弄后,漸漸沉淪肉欲無法自拔,而又被兒子意外弄上了手,直到發現兒子的真實身份……

  那種心理轉變,那種欲仙欲死的肉欲和心中極其堅固的道德沖擊對立,不斷對抗,最終還是與兒子翻滾在一起……顯然失敗了……第一次寫文,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那個迷亂的夜晚過去兩天,秦洛才回到家中。

  秦錚喜歡清靜,所以秦洛的爺爺奶奶住著獨立的小院,不喜別人打擾。秦洛去看望爺爺奶奶之后,就回了大宅。

  幾月未見,看到兒子突然歸來,甘蕓喜不自勝,對著秦洛又看又摟,完全一個淘氣慈愛的媽媽,跟平日工作中莊重嚴肅的模樣迥然不同。

  「臭小子,終于舍得回來一次了?!垢受懇暈羋逡恢痹諮嗑┟β?,看著秦洛嬉皮笑臉的樣子,微微嗔道。

  「特別想你,這次特地回來看看老媽?!骨羋邐⑿λ?,他是真的很想老媽,只是這個想有兩層含義。

  「哎吆,到底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嘴把抹蜜似的,越來越甜了?!垢受看蛉?。
  「我爸呢?」秦洛到現在沒有見到過父親的身影。

  「在上海忙著呢,最近不會回來?!垢受苛昧肆枚叩姆⑺?,淡淡說道,情緒低落。

  秦洛明白父母之間的感情出現了問題,所以才被秦銘趁虛而入??墑鍬杪璞礱孀白饕蝗緙韌難?,心里面不知是怎樣的痛苦無助,所有的酸甜苦辣一個人默默承受。他知道他媽媽需要的是丈夫般的關愛安慰,可他是兒子,無法給她一個男人的安慰,猛然又想到在酒吧里那個荒唐的晚上,那次是偶然,是林陽生的一次艷遇,卻不是他秦洛的。

  但想到媽媽一個人守著空蕩蕩的大宅,無數個夜晚的孤寂凄苦,無數個夜晚的孤枕難眠,秦洛感到心痛,不由得把媽媽摟抱在懷里,發自肺腑說道:「媽媽,我愛你?!?br>
  甘蕓欣慰的拍拍兒子的后背:「傻瓜,媽媽也愛你?!?br>
  一時間,母子都沉浸在看似溫馨的親情之中。

  只是甘蕓商不清楚秦洛的愛不是純粹的親情,而她對秦洛只有母子之情。
  母子二人坐在沙發上聊了好長時間,甘蕓才起身說:「你在這里乖乖等著,老媽今晚給你做頓大餐?!?br>
  甘蕓穿著襯衫,下身的灰色長褲寬松又輕薄,走動之間,碩大豐盈的臀部左扭右扭,秦洛看得心慌意亂,趕忙轉過眼來。

  混蛋,這是在家里,你不再是林陽生,你是秦洛,是媽媽的兒子,不要再胡思亂想了。秦洛在心里暗暗警戒自己。

  拋開不切實際的臆想,秦洛定下神來,走向廚房,問媽媽:「老媽,需要打打下手嗎?」

  「不用不用,你老老實實等著,媽媽一個人忙得過來?!垢受客芬膊換氐乃?。
  看到媽媽忙忙碌碌的身影,秦洛無奈,只得重新回到沙發上坐下來。

  吃了晚飯,秦洛出去看望了一些老朋友,很晚才回到家中。發現甘蕓沒有休息,穿著一件淡粉色繡花絲綢睡衣在客廳看書,曉得老媽是在等自己,就說:「媽,我回來了,你去休息吧?!?br>
  甘蕓合上書本,站起身來,看著秦洛說:「那我先睡了,對了,你明天和我去一趟醫院,醫院有幾個病人可能需要你幫忙?!?br>
  「老媽有命,不敢不從?!骨羋逍ξ幕賾?,在媽媽面前,他可以拋去故作老成的面具,隨心所欲。

  甘蕓也對母子之間的嘻嘻嘻鬧鬧習以為常,給了秦洛一個白眼,伸了個懶腰,就向樓上走去,一邊走一邊揉自己的肩部。

  「媽,你肩膀怎么了,不舒服嗎?」秦洛看到媽媽的動作,問道。

  「不礙事,最近醫院事情多,睡得不穩,肩膀上的老毛病又作怪了?!垢受炕氐?。

  「媽,那你等會睡,等我洗好澡,我給你按一按,定讓你舒舒服服的?!骨羋宥月杪杷?。

  「對了,忘了我兒子是中醫大師呢,那老媽等著你?!垢受課⑽⒁恍?,徑自走回了臥室。

  秦洛洗好澡,來到甘蕓臥室門前敲了敲門,聽到甘蕓答應,推門走了進去。
  臥室里只開著床頭燈,橘黃色的燈光下,一切都顯得朦朧而曖昧。甘蕓半躺在床上假寐,看到秦洛走進來,欠了欠身子,坐了起來。秦洛看到此情此景,恍然生出一種幽會情人的錯覺:好像面前的不是媽媽,而是一個等待他臨幸的美婦人。

  「臭小子,發什么呆?坐著來還是趴著來?」甘蕓看到秦洛一動不動的站在床前,出聲問。

  「啊哦,趴著吧,我給你做一次全身按摩,活動活動全身,對你睡眠也有好處?!骨羋迦緱畏叫?。

  甘蕓拽過枕頭,順勢面朝下躺了下來,玉體橫陳,驚心動魄的優美線條一覽無余,特別是從腰線到臀部,夸張的起伏讓秦洛呼吸為之一頓。

  待心神稍定,秦洛避開目光,彎下腰身,從媽媽的肩部開始按起,「媽,按的時候,可能會產生酸疼滯澀的感覺,你稍稍忍耐一下,不然可能起不到多大效果?!?br>
  「你老媽也是醫生,這些事當然知道,你放心按你的?!垢受炕氐?,身體漸漸放松下來。

  秦洛不再言語,專心致志的為媽媽服務,距離很近,能清晰的聞到媽媽身上混合著沐浴露的香氣。

  從輕到重,由快到慢,然后循環往復,不停變幻著手法,從肩部到肋下,再到整個脊背,甘蕓感覺到身體痛疼之中也有一種說不出的舒爽,右手緊緊拽著身下的床單,握緊又松開。

  「媽,痛的話就喊出來,我不會笑你的?!骨羋宀煬醯鉸杪璧畝?,輕笑著說。

  「唔……臭小子……唔哦啊……我……我還忍得住……唔嗯……」甘蕓語不成句的回道,竭力忍耐了一會,終于不再掩飾自己的酸澀麻癢的感覺,斷斷續續呻吟開來:「唔嗯……唔哦……哎吆……嗯……啊嗯嗯……」耳聽媽媽如泣如訴的呻吟之聲,秦洛面紅心跳,全身血液都漸漸沸騰起來,胯下竟然同樣挺胸抬頭,蠢蠢欲動。好在燈光昏暗,而甘蕓又沉浸在按摩的快感中,對此一無所覺。
  躁動不安的秦洛一時沒留意手上的力道,惹得媽媽啊的痛呼一聲:「臭小子,這下好重,你輕點啊?!?br>
  「啊,對不起,對不起?!骨羋辶Φ狼?。

  同時,絲綢睡衣太過順滑,秦洛又重點在媽媽的肩部按起落下,揉捏不休,睡衣下擺一點一點的滑過屁股,瞬時露出一半渾圓雪白的豐臀,在燈光下,更顯得如夢似幻,美不勝收,秦洛一瞥間,察覺到這誘人一幕,眼光無法再移動半分,死死盯著,如同饑渴已久荒漠歸來的人,看到一股清泉,那種渴望,那種炙熱,激動不安興奮異常。

  對自己美臀半露的模樣,甘蕓還一無所覺,嘴里兀自輕吟不停:「唔……嗯哦……嗯額唔……」

  聽著媽媽的嬌吟,看著媽媽的半露香臀,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在酒吧衛生間的那一幕:站在媽媽身后,扶著媽媽的蜂腰,挺著胯下啪啪啪不停的抽插,蕩起媽媽的肥臀一波接著一波,肉浪滾滾……霎時秦洛胯下堅硬如鐵,呼吸漸漸粗重起來,幾乎要停下手去再一次撫上媽媽的美臀,就聽到媽媽說:「好了好了,夠了夠了,兒子,不用再按了?!雇笨吹鉸杪枳Я俗ё約旱乃?,蓋住了屁股。
  秦洛停下來,卻不敢站起來,他怕媽媽發現他此時的異常,就心里虛虛地建議:「那上半身就不按了,媽,我幫你把腿部再敲打敲打?」

  「嗯,也行,你隨便按按就去睡吧,時間也不早了?!垢受懇餐ο硎芏擁陌茨?,到底是從小學習的中醫,兒子的按摩真的有點令她欲罷不能,不過她也怕累著兒子,自是不好意思叫兒子繼續,聽到兒子自己愿意,也就順口答應了。
  秦洛來到床尾,繼續給媽媽按摩,大腿腿彎小腿腿肚子腳踝甚至腳心,都一一的敲打按揉。不一會兒,甘蕓竟是舒舒服服漸漸睡去了。秦洛過了一會才察覺,于是手上動作漸漸停了下來,站起身體,聽到媽媽輕柔舒緩的呼吸,知道媽媽睡的正香,秦洛心里又泛起陣陣漣漪,心中天人交戰:媽媽睡著了,我……我能不能……不行……那是媽媽……不可以……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不做別的,就偷偷看一看……別再胡思亂想了立即離開這里吧……,轉身離去又走回又離開,一時間躊躇不定??匆豢淳屯O呂?,媽媽不會察覺的。欲望再一次戰勝了理智,秦洛呼吸急促的重新站到媽媽的床沿,看了一眼幾眼好幾眼,漸漸不能滿足,伸出手指輕輕勾起起媽媽的睡衣下擺,一點一點的掀開來,同時回頭緊緊盯著媽媽,心臟幾乎跳了出來,撲通撲通顫動如鼓,心中悸動不安,一時不得停息。
  掀開柔滑的睡衣,放在腰間。甘蕓肥碩飽滿的大屁股就無所遁跡,徹底落在了秦洛欲火涌動的眼中。那么白,那么大,那么翹,胯間一條白色的小內褲幾乎與之融為一體。秦洛伸出手在上面虛空處作勢抓了抓,他知道它是多麼柔軟。哦,真想再抓在手里盡情褻玩一回啊……

  欲望在一點點漲大,理智在一點點縮小,秦洛看得不滿足,俯下身體,把臉貼在媽媽的屁股上,涼涼的滑滑的軟軟的,磨蹭了一會,發現媽媽并無反應,終于用手又輕輕摸了摸,在酒吧迷離夜晚的那個觸覺又重新回到了手中,只是沒有那么肆無忌憚,想用多大勁就用多大勁。

  細細享受了一番,秦洛不敢再有所動作,他怕媽媽歲時會醒過來,那樣一來,就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小心翼翼的給媽媽整理好衣服,轉身走了出去。

  回到房間,秦洛始終無法壓住欲火,胯下的雞巴一直勃勃欲動,陡然間想到自己還留有媽媽的小內褲,匆匆翻找了出來,上面有一股腥臊的氣息,還能看到許多白色風干后的印記,知道那是媽媽淫液所留,興奮的拿在鼻尖細嗅一番,然后解開褲頭,套住雞巴上擼了起來……

  爸爸秦楓不在家,與媽媽整日朝夕相處,秦洛當然時時刻刻留意著媽媽的一舉一動,偶爾不留痕跡的揩油吃豆腐,例如捏捏媽媽的小臉夸獎媽媽的皮膚越來越粉嫩了,撒嬌似的摟摟抱抱,甘蕓一直不以為意,因為母子倆以前就是如此,只是認為秦洛越來越會關心媽媽了。

  這天晚上,再次給媽媽做了全身按摩后,時間尚早。秦洛回到房間,這幾天下來堆積而起的欲望終于到達頂點,拿出一部之前早就準備好的新手機,添加媽媽的微信。

  秦洛知道媽媽的性格,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絕后,沒有放棄,第四次終于同意了。秦洛剛開始就給了媽媽一個措手不及:還記得十天前的那個酒吧夜晚嗎?好一會沒有得到媽媽的回應,秦洛繼續發送信息,更加直接:秦韻美女,我是林陽生,不記得了嗎?

  你怎么會有我的微信?好一會才傳來一條信息。

  嘿嘿,秘密。秦洛立即回應,肯回話就好。

  別再聯系我了,那一晚上就當是一場夢,好嗎。甘蕓又回道。

  對不起,我也知道那一晚上只是是偶然,可是……可是我實在忘不了你……我喜歡你。

  別說了!其實我比你大好多好多,已經結婚了,而且我不值得你喜歡。
  我只是想進入你的身體,不會介入你的生活。秦洛突然回了一句直白露骨的話,心有惴惴。知道媽媽肯定不喜歡這樣的對話,十分害怕自己會不會被拉黑。好一會沒再見到回應。又趕忙補充:對不起,知道你是一個端莊優雅的人,可這確確實實是我的心聲。

  這一晚,甘蕓再無回應,秦洛自顧自的說了很多欽慕的話,都石沉大海,好在信息都能正常發送,知道自己沒有被拉黑,秦洛暗暗為自己鼓勵,有戲,別放棄。

  連續幾晚,秦洛都堅定不移的給媽媽發信息,按著老媽的喜好,侃侃而談,而且話題越來越開放,逐步挑逗媽媽,試探媽媽的底線。甘蕓甚少回應,只是偶爾給予一次信息:你再胡說,我就把你拉黑了。

  媽媽,我不相信你不想要的。這天晚上,秦洛發了很多露骨的男女圖片給媽媽,然后回了最后一句:明天晚上6點,我在金輝大酒店2樓301等你,不論你來不來,我都會一直等下去……

  這幾天,甘蕓很高興,因為兒子一直陪著自己??墑悄翹焱砩?,被那個叫林陽生的男人加了微信之后,甘蕓就憂心忡忡起來,一直心事重重,她知道她只要把他拉黑,永不聯系就可以了??剎恢裁?,總在最后關頭又悄悄放棄,雖然有一搭無一搭的斷斷續續聊著,可是那個年輕男人一直不肯放棄,終于在昨天晚上回了一條再一次約會的信息。雖然心里有時候特別躁動,特別想要,可是不行,絕對不行,兒子還在家里呢。絕對不可以讓兒子發現一點蛛絲馬跡。

  她不知道,每天晚上與她聊天的,正是一墻之隔的她的寶貝兒子秦洛。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能坐地吸土,甘蕓正是剛剛四十歲許的年紀,一個女人最成熟最嫵媚的年齡,長久得不到丈夫的滋潤,她又不是圣人,怎么會沒有欲望呢,更何況,她的肉欲被秦銘徹底激發出來后,她一直都在苦苦壓抑自己,雖然在那個迷離的夜晚偶然釋放過一次,可是食色性也,每隔兩天,她都能感覺到身體里熱烘烘的癢癢的,像是有千萬只羽毛在輕輕撩撥著她的性欲……

  回到家里,意外的發現兒子不在,打電話給兒子,兒子回了一句:媽,我今晚在朋友這里,不回去了。

  怎么會這樣,本以為再次看到兒子,有兒子陪著自己,可以不去想那件事,可以堅定的阻止要去的沖動!可是,這個時候,兒子偏偏不在家!自己該怎么辦……

  金輝大酒店房間內,秦洛站在鏡子前,左看右看,仔仔細細的從頭到腳查看一番,發現自己身上沒有秦洛往日的一絲一毫模樣,這才徹底放下心來。他當然再一次化身為林陽生,發型,聲音,面貌,氣味,統統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并不存在的人,只為了能夠再一次享受與媽媽的激情,再次與媽媽盡情的享受魚水之歡,細細品嘗媽媽的味道!

  可是,坐等右等,直到三個小時過去了,佳人依然一無所蹤,秦洛想媽媽大概不會來了??醋虐讜諤ㄗ由系暮煬坪吞鵪沸〕?,微微嘆口氣,算了,今晚就在這里呆一夜吧,反正跟媽媽說過不回去了。

  正在灰心喪氣之時,聽到了敲門聲。秦洛精神一振,奔了過去,打開門,媽媽果然裊裊婷婷的站在門外!

  媽媽,太美了:戴著墨鏡,長發挽在腦后,嘴上涂著淡淡的口紅。上身一件白色襯衫,胸脯高聳,幾乎破衣而出,下身一條寬松黑色休閑長褲,看起來簡約干練,端莊優雅,標準的都市時尚女郎,若不是媽媽,秦洛以為門外的美女不過三十左右!

  終于等到了姍姍來遲的美人媽媽,秦洛心情激蕩不已,匆匆把媽媽拽入房間,關上了門,壓著嗓音說:「我以為你不會來了呢?!?br>
  甘蕓摘掉墨鏡,躲開秦洛直射而來的目光:「只有這一次?!共恢撬蹈羋逄故前參孔約?,女人啊,總是心軟口硬。

  秦洛殷勤的把墨鏡和小包接過放在柜臺上,回頭說:「要不要先吃點東西?」
  甘蕓打量了房間一眼,看到秦洛就穿著一件浴衣,心想,事已至此,就早早做完早早走人。隨即不再磨蹭,對秦洛搖搖頭,走去了洗澡間。

  衛生間的玻璃門是完全透明的,秦洛把媽媽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一個女人在你眼前寬衣解帶,款款褪盡所有衣物,而且是一個風姿綽約風情萬千的成熟美婦人,更何況面前的美婦人是自己的媽媽,那種世間罕的美景,又有幾人能夠得享?

  脫掉襯衫,脫掉紫色文胸,兩只大奶歡躍而出,微微顫動,豐挺瑩潤。此時甘蕓的上半身已經一絲不掛,看到外面的年輕男人目光一瞬不瞬的像釘子一樣盯著自己,甘蕓臉色微紅,稍一猶豫,轉過身,背對著秦洛的目光,輕輕褪下黑色長褲,彎腰半蹲的剎那,肉感肥碩的大屁股隨著動作在秦洛眼瞳內越來越大,越來越飽滿渾圓,而且胯間一條紅色蕾絲內褲,更襯得大屁股晶瑩剔透,白的像雪。秦洛渾身燥熱,差點噴出鼻血,沒想到媽媽穿著一件這么小的內褲,幾乎陷在屁股縫中。最后甘蕓褪去僅有的小內褲,終于渾身赤裸裸,一個絕美的女子胴體展現在秦洛的眼中。

  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豐乳肥臀,身材比例極佳,線條極為優美,豐滿修長的大腿,雖然不是盈盈一握的細腰,卻絕不臃腫,整體看起來真是美艷絕倫。
  秦洛幾乎有沖過去和甘蕓一起洗的念頭,可是不能那么做,他現在是林陽生,在水流的沖洗下,他的身體肯定會被發現有問題。

  秦洛仰躺在床上,欣賞美人媽媽洗浴,毫不眨眼,舍不得錯過任何一個瞬間。他要把這一幕美人媽媽出浴圖深深印在腦海里,留有以后細細回味。

  洗好澡,甘蕓穿著浴袍走了出來,秦洛拿著一杯紅酒遞了過去,兩人碰了碰,甘蕓一飲而盡,走到床邊做下來,低下頭小聲對秦洛說:「燈光太亮了,能不能把吊燈關上?」

  關了燈,秦洛也怕自己的身體會被媽媽發現破綻,畢竟不是在酒吧那次,不用脫光光。留下床頭燈,秦洛也坐了下來,畢竟兩人是第二次見面,昏暗的橘黃色燈光下,兩人心里也能夠漸漸放松開來。

  甘蕓在性事上一向是自矜保守被動接受的,秦洛當然率先發動攻擊,伸頭去含甘蕓的小嘴,甘蕓并不拒絕唔嗯一聲就被銜住了小嘴,兩人唇來舌往,親吻一番,秦洛慢慢抱著甘蕓放倒在大床上。把自己的浴袍脫去扔在一邊,解開甘蕓浴巾的系帶,甘蕓赤身露體的暴露在秦洛的身下。秦洛并不急色,他決定要細細的品嘗媽媽,不放過她身上任何一寸地方。甘蕓閉著眼,酥胸起伏,兩只乳房抖動不安,任由秦洛動作。

  秦洛伸出舌頭,從甘蕓的額頭眉毛鼻子臉頰耳朵一一吻起,頓時吻如雨點落下,舔得甘蕓的面部濕漉漉的,甘蕓情動的睜開眼,剛想呻吟,小嘴又再次被秦洛捉住,兩人舌頭連著舌頭,雙雙交纏一起,甘蕓主動的伸出雙手抱住秦洛的頭,吻了好久,直到兩人呼吸將近,才戀戀不舍的分開雙唇,兩嘴之間甚至有一條細細的口水絲線連黏未斷。甘蕓情欲如潮,眼里水光閃動,似要滴出水來,雙腿不自覺的夾緊了秦洛,渴望更進一步的接觸。秦洛感受到媽媽的動作,雖然詫異媽媽如此輕易的被激起欲望,清晰的察覺胯下暴怒的雞巴觸著媽媽的陰毛,龜頭上麻癢不已,可并不急于插入。在媽媽的恥毛上蹭了蹭,就徹底趴在媽媽身上,雞巴同時壓媽媽的小腹上,感覺像是陷進一堆棉花里,柔柔軟軟爽爽滑滑,還有一絲絲微涼,舒服極了。左手抓住媽媽右邊的大白奶揉搓玩弄,嘴里把媽媽的左邊奶頭含在嘴里,吸吮嘬弄,不一會兒,就感到兩個奶頭硬挺起來,并不停下,一會抓抓摸摸搓搓做奶,一會吸吸舔舔右奶,換來換去,直到兩個大奶上都水光粼粼才罷休,繼而一路從媽媽胸部吻到小腹,在肚臍眼處停留片刻,看著媽媽雙手緊緊抱著自己的頭壓在她身上,嘴里吟叫不停:唔……嗯……啊……嗯嗯……嗯嗚嗯……啊恩……秦洛狠狠嘬了嘬媽媽的肚臍,從懷里抬起頭來,掙脫媽媽的摟抱,甘蕓媚眼如絲微感詫異的望來,秦洛笑笑說:「等一下?!顧底牌鵠窗迅嶄瘴春榷嗌俚暮煬頗美?,倒了許多在甘蕓的白白嫩嫩的肚皮上,又繼續趴在甘蕓身上舔弄。涼涼的淡紅色酒水從雪白的胸腹一路順流而下,瞬間打濕了陰阜上方的屄毛。甘蕓從未體驗過這樣的玩法,情欲一波波堆積,肉穴內淫水橫流,濕漉漉一片。

  秦洛把媽媽身上的紅酒舔得干干凈凈,一絲不留,才來到他魂牽夢縈的出生之地。陰毛都被酒水或者媽媽的淫水打濕了,絲絲縷縷的糾結在一起。其實甘蕓的陰毛不是很濃密,只是陰毛都漆黑卷曲,又長又粗,所以看起來黑乎乎一片。陰阜上方多一些,肉穴兩旁均勻分布,很少。甘蕓的肉穴雖不是饅頭穴,但也相當飽滿,特別是大陰唇很肥厚,而且顏色并不深,只是鮮紅色稍深一點,赭褐色的肉縫間,波光盈盈,打濕了一片床單,可見其是個水多的女人。

  啊,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秦洛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把這個媽媽身上最神秘最禁忌的地方瞧得一清二楚。

  甘蕓發現秦洛做起來,在細細觀察自己最羞恥的部位,面如滴血的阻止道:「別,別再看了,求求你?!?br>
  秦洛置若罔聞,伸出顫抖的手把媽媽的陰毛梳理一番,然后整個手掌蓋住了外陰,細細撫摸,甘蕓不可抑制的嬌吟,雙腿不安的攪動,把床單都打亂了。
  「嗯啊……好人,求你了,不要。求求你……」甘蕓只能委婉的提示,她早就受不了了,她需要被捅穿需要被灌滿來緩解滾滾燃燒的肉欲。

  別急,媽媽,兒子一會就來好好疼疼你??醋怕杪棖橛緇鸕畝檣裉?,秦洛拿開手,低下頭含住了媽媽的肉穴,舔了起來。

  除了剛剛結婚的那兩三年,丈夫秦楓從來沒有給甘蕓口交過。而一年前意外落入秦銘的魔爪,這個色魔當然不會錯過美婦人的味道,幾乎每次歡愛時,都要替甘蕓用口先來一次,然后再插入。沒想到這一次,這個年輕男人也用舌頭來舔弄,當陰蒂被秦洛含在嘴吸嘬拉拽時,甘蕓啊的情不自禁的喊出來,小小丟了一次。肉穴內的淫液流了出來,秦洛瞧見,當然不會錯過,吸溜溜的像是喝粥一樣舔了個干凈。

  「別,嗯哼……嗯嗯……不要,不要再添了,求求你,快來吧?!垢受拷亢糇徘肭笳飧鋈米約河捎賴哪昵崮腥瞬灰傯舳鶴約?,渴望給自己來一個痛痛快快酣暢淋漓的抽插。

  這一次,秦洛不再磨嘰,抄起媽媽的腿彎,扶著早就勃硬如鋼的雞巴,在媽媽的陰毛上面蹭了幾下,沾了沾媽媽的淫水,狠狠一插,直接全根一起捅入了媽媽的陰道內,情不自禁的仰頭一陣呼吸:哦啊,媽媽,我又回來了,我又來日你了……

  前戲充足,所以兩人在性器交接的剎那,兩人都身心愉悅已極,在陰道被灌滿充實的那一瞬,甘蕓就放開喉嚨,咿咿呀呀的爽叫起來,配合著秦洛大力的抽送,啪啪啪的聲音充斥在房間內。

  秦洛聳動屁股,挺著雞巴在媽媽的肉穴內進進出出,同時雙手把媽媽的兩個大白奶抓在手中,肆意用力揉捏撫弄,像是一對面團在手中變換著各種各樣的形狀。

  甘蕓雙手覆蓋在秦洛的雙手上,不知是要秦洛再用力呢還是讓他不要用力,因為她正散亂著頭發,頭歪向一邊,嘴里奏著能讓別的男人雞巴瞬間勃起的樂章:「啊嗯……啊嗯哼……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呃嗯……啊」

  媽媽的雙腿纏繞在腰間,小腳勾住自己的臀部,嘴里斷斷續續的呻吟,秦洛知道媽媽現在是快美難言的,油然生出一股自豪之感:媽媽,我能讓你快樂的,即使你沒有了父親的寵愛,沒有別的男人,我一樣能給你性的快樂,媽媽,哦,媽媽,和我在一起吧,我的蕓兒……想到此,在穴內不停抽動的雞巴瞬間又怒漲一圈,硬大已到極限,在媽媽濕濕暖暖的穴內肆虐不休,這是在其他的女人身上不從有過的感覺,那是突破禁忌的快感,跨過道德的邊緣,走向了不能走的路。雖然一條深不見底的不歸路,可是秦洛舍不得這份與親生媽媽水乳交融合二為一的快感,死也要在一起,他想??傷倉?,媽媽是萬萬不可能如他所想的,他知道媽媽是一個嚴謹端莊的傳統女人,寧愿去死,也不會和自己的兒子交媾,所以決不能讓媽媽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就讓我化身林陽生來愛你吧,媽媽。
  「爽不爽?秦韻美女?」秦洛突然抽出自己的雞巴,在媽媽的屄毛上面磨蹭,不再進入,故意挑逗媽媽。

  穴內突然一陣空虛,滿面香汗濕發貼臉的甘蕓轉過臉來,眼波迷離的望了秦洛一眼,沒有言語。

  「爽不爽,要不要繼續?」秦洛把杵身貼在肉縫上磨蹭,繼續挑逗美人媽媽,「你說要,我就繼續,不要咱就停下?!?br>
  「要?!垢受亢∈種?,聲音細微幾不可聞。

  「要什么?你說啊。你不說,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呢?!?br>
  「要……要你的大雞吧……來干我」甘蕓陡然想到似曾相識的情景,猛然說出一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臟話。

  秦洛也若有所悟,隨即邪邪一笑,猙獰的肉棍重新回到出生之地,噗滋噗滋的抽查起來,甘蕓的兩個大奶沒有手掌的束縛,頓時像是受驚的白兔,驚慌失措的蹦來跳去。秦洛雙手卡主媽媽的腰,一陣兇猛的抽送,兩只蛋蛋來來去去在媽媽的臀部,似要離體而去。

  俯身低頭,吻住媽媽的小嘴,又換成一輪輕柔的抽插,慢慢插進去,緩緩抽出來,在盡根而入,雞巴和肉穴周圍亮晶晶污濁一片,兩人的恥毛都被徹底濡濕了……

  「蕓兒,我累了,換你上來?!骨羋逋O?,翻躺在床,示意甘蕓換個姿勢。甘蕓暈乎乎的,沒分辨出秦洛說的是蕓兒而不是韻兒。

  扶著秦洛的雞巴,對誰小穴,緩緩坐下套住雞巴,甘蕓輕扭腰肢,起起落落,一刻不停地動了起來。秦洛也挺動胯部,配合著媽媽的動作,兩手在媽媽的屁股上揉揉捏捏,看著媽媽微閉迷蒙的眼,舞動的秀發,紅潤的臉龐,心中好不快活:媽媽,我真是愛死你了。不一會兒,兩人就雙雙達到了高潮。

  秦洛抱住媽媽,攬在懷里,一起躺著休息了一會,待稍稍恢復,秦洛挺著雞巴送入媽媽泥濘不堪的股間,緩緩再次盡根而入,慢慢搖晃聳動起來。這個姿勢又別有一番情趣,胸貼著媽媽的背,胯部貼合媽媽的大肥臀,雙手抓揉著媽媽的大奶,嵌合的天衣無縫,真不愧是親生母子。好像回到了小時候,自己生病時摟抱著媽媽睡覺以求得安慰,只是那時是單純的母子親情,同樣的姿勢不同的情景,這次是男歡女愛,雞巴正插在媽媽的屄里緩緩蠕動呢。嗅著媽媽身上獨有的氣息,秦洛忍不住含住媽媽的耳垂吻了起來……

  甘蕓挺臀向后,兩人腹股相貼嚴絲合縫慢慢磨了起來……

  床上運動一會,秦洛抱著甘蕓,緩緩走向落地窗,甘蕓像是一個溺水的人,四肢死死纏繞在秦洛身上,雞巴還插在屄里,走動間,研磨聳動,快感不斷,淫水在地板上滴落,灑出一道濕痕……

  走到落地窗前,秦洛讓甘蕓趴扶在窗口,從后面進入,勢大力沉的開始撞擊,甘蕓的大屁股隨之一陣陣抖動……

  「怎么樣,爽不爽,干得你爽不爽?」秦洛粗聲粗氣的問。

  「嗯啊……嗯……爽……好爽嗯……啊啊」甘蕓神志迷糊,臉貼在窗口,身子顫抖搖搖欲墜。

  秦洛感到媽媽體內肉壁緩緩蠕動收縮,傳來一股吸力,快感越積越濃,漸漸加速,馬上就要再次噴射,情不自禁的說:「哦,蕓兒,我快不行了……」渾沒留意,他說話的腔調已經恢復了秦洛原本的聲音!

  「我快不行了」幾個字清清楚楚的傳入到甘蕓的耳中,猶如一記響雷在耳邊炸開,暈乎乎的腦袋登時清醒過來,屁股被撞得啪啪啪一直作響,她此時身子木木的無任何感覺,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在翻滾:「兒子小洛的聲音?!不可能的,一定是聽錯了,一定是聽錯了!可是……可是那聲音真的與兒子一模一樣啊,當媽媽的怎么會分辨不出自己兒子的聲音呢?怎么辦?」

  秦洛對甘蕓的異樣一無所察,他只是低頭凝視著他和媽媽的交合處,自己的雞巴在媽媽的屄里,進進出出,出出進進,每次進出,都帶動媽媽屄里的粉褐色軟肉躲進去翻出來,那種情景讓他時時刻刻記得:他在肏弄得不是別的女人,是生他養他的女人,是他的媽媽。所以,無疑這讓他心潮澎湃不能自已,而且媽媽的陰毛都濕淋淋的,不斷的有淫水從屄里流出,滴滴落落,打濕一片地毯。聽到母親顫顫抖抖問自己:「你剛……剛剛說什么?」頭也不抬的答:「我快射了,咱倆一起吧?!?br>
  千真萬確確確實實是秦洛!

  她的親生兒子!

  兒子!

  她的兒子正在身后捧著自己的屁股,在肏她!肏她……

  甘蕓瞬間從天堂跌進了地獄,不,比地獄還可怕,仿佛是見到了世上最最恐怖的一幕,眼前一陣漆黑,三魂七魄似乎都離體而去,整個人都癱軟掉了,扶在床上的手臂跌落,人也慢慢滑落。

  秦洛正弄得爽快,并不知道甘蕓已經發現自己的身份,還以為媽媽被自己干得脫力了呢,趕忙扶住媽媽的腰部,調笑:「這么不濟事,這就沒有力氣了?」一開口,自己也蒙了,自己的聲音變回來了?。?!

  「滾!滾!滾開!快滾開??!」甘蕓終于回過神來,一邊淚流滿面的哭泣叫罵,一邊用手腳并用掙扎推拒,試圖阻止秦洛的動作!

  此刻的秦洛是快感至上壓倒一切的時候,他明白媽媽發現了自己的身份,他知道媽媽是如何的痛苦絕望,可他現在就要奔向高潮,就要射精了,他不但沒停下,還不理會媽媽的糾結廝打,雙手用力卡主媽媽的小腰,雞巴毫不遲疑的啪啪啪的加速到極限,有些強奸媽媽的意味:「媽!媽媽!媽媽!對不起……對不起……媽媽……哦媽媽……等下……啊……媽媽!」終于在不知道是在道歉中還是在爽呼中,雞巴跳動,然后在媽媽的體內奇烈的噴射出來……

  清晰感覺到兒子的第一波精液強烈的擊打在子宮壁上,甚至能體會到那熱度,雖然萬分不愿意,可是陰道內也立即給予回應,小腹抽動,猛烈的也泄了身子。甘蕓涕淚橫流的臉上,涌出一股絕望的蒼白之色,她此刻寧愿立即死去!她奮起最后一擊,匯聚全身的力量把正在射精的兒子的雞巴推離自己的體內……

  雞巴離體,射精還在繼續,一股腦的噴在了甘蕓的豐臀和腰部,甚至還有一些打到了她的秀發……

  一時間,鴉雀無聲,室內死一般的靜謐。

  母子二人第一次真真正正的赤裸相對,畫面奇詭:秦洛低頭呆愣無措的站立一邊,軟踏踏的雞巴靜臥胯下。甘蕓渾身星星點點的白濁液體,四肢朝下趴在地上,小腹還一陣陣抽動,帶著身子一陣陣顫動……

  屋內,只有一股極為淫靡的氣息在母子間緩緩涌動……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11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