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互聯網帝國之張若曦】(01)【作者:邪惡的牙齒】   人妻小說 
字數: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第一章

  主要人物介紹

  宋辰:原作主角,作者一直強調這個人物是「屌絲」。上輩子父母離異后因為不想用父親的錢上學而輟學打工,本人過于倔強不接受任何人的幫助,最終一輩子過的窩囊無比。重生后創建了一個集阿里、騰訊、谷歌、蘋果于一體的商業帝國。

  張若曦:原作女主角,十九歲,女大學生,家里做進出口貿易方面的生意。是宋辰的大學同學兼初戀女友,上輩子因為宋辰的倔強而無奈和其分手,嫁給了大學時就在追求她的同學蔡湛。這輩子宋辰重生之后很快就被推倒,成為了宋辰的第一個女人,也是宋辰所決定的正妻大婦。

  蔡湛:原作里主要配角都算不上的小配角,是宋辰重生前初戀女友張若曦的丈夫,也是兩人的大學同學,這輩子原本毫無機會只會永遠被宋辰踩在腳下,但是……嗯。

  趙琳:張若曦的舍友加閨蜜,家里有很深的官方背景。

***********************************
  張若曦正坐在教室里托著香腮,目無焦距地望著黑板。

  自從前段時間她察覺到宋辰出軌的事情后,就經常這樣發呆。她是一個很聰慧的女子,也很了解宋辰這個人,知道自己即使察覺了這件事,也不宜立刻和宋辰攤牌。

  說到底,張若曦對宋辰還抱有幻想。對這個要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她還期待對方能夠回心轉意,只愛她一個人。

  這時,同個宿舍的閨蜜推了推張若曦的肩膀,指著窗外說道:「若曦,趙琳找你來了?!?br>
  張若曦回過神來,勉強對閨蜜笑了笑,收起書本走出教室。

  沒等她迎上趙琳,背后傳來一個聲音。

  「若曦?!?br>
  張若曦捧著書本回過頭去,見到一直糾纏自己的同學蔡湛帶著討好的笑容走過來。

  「有事嗎?蔡湛?!?br>
  「不知道你晚上有沒有空,我想請你吃個飯好嗎?」蔡湛腆著臉問道。
  他看著眼前的女神,目光中充滿了火熱。

  張若曦有著瀑布般的黑色長發,鵝蛋形的臉型十分圓潤;她長著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白里透紅的皮膚帶著晶瑩玉潤的彈性;她穿著一件黑色的短袖針織衫,身材高挑但并不骨感,有著豐盈充實的胸脯和完美纖細的腰身;下身穿著白色的小短裙,裸露在外的玉腿纖長潔白,玉足更是精致玲瓏。

  張若曦看到他的目光,不悅地說道:「蔡湛,你已經知道我有男朋友了,到現在還執迷不悟干什么?」

  一聽張若曦提到自己的男朋友,蔡湛便憤憤不平,大聲道:「那個拿著他媽媽的房子貸款做生意,剛有點成績就在外面包養女人的家伙,你到底在期待他什么?」

  蔡湛的聲音很大,整個學校走廊里都回蕩著他充滿不甘和怨恨的痛苦質問。
  下課后滯留在走廊里的同學幾乎都聽到了,無數目光打在臉上,讓張若曦俏臉蒼白,心痛得難以自己。蔡湛的話猶如利劍一般刺透了她的心,她內心深處同樣充滿不甘的疑問:她究竟在期待什么?

  那個他是宋辰,是她的男朋友,也是給了她刻苦銘心的初戀的男人,更是占有她十九年貞潔身子的男人。即便是為了這些,難道都不應該期待嗎?

  面對蔡湛的質問,張若曦無言以對,只是她的戀愛還輪不到別人橫加干涉。張若曦收拾心情,俏臉如霜地看了蔡湛一眼,冷淡地說道:「那也與你無關!」
  「與我無關?」蔡湛苦澀一笑,黯然道:「的確與我無關。只是,每每想到像你這樣美麗大方的女人卻被這樣齷齪無恥的男人占有,我就不甘心!」

  「那是你的事!蔡湛,你要暗戀我就暗戀著,不要干涉我戀愛的自由!不要讓我憎恨你,連同學也做不成!」說完,眼眶紅紅的張若曦回過頭拉著趙琳就走。

  蔡湛咬著牙看著兩人的背影逐漸遠去,恨恨地說道:「張若曦!你一定會后悔的!」

  說罷,他瞪著布滿血絲的眼睛,偷偷跟了上去。

  此時,本應及時出現的宋辰,卻因為知道他瞞不住張若曦自己出軌的事情,跑去徐小穎那里「傾吐」煩惱去了。

 ?。   。   。   。?br>
  張若曦拉著趙琳離開教學樓之后,她終于忍不住放開趙琳的手掩嘴無聲流淚起來。

  趙琳并肩跟在張若曦身邊,看到閨蜜這副摸樣心里也不好受。她用手肘碰了碰張若曦的手臂,安慰道:「雖然不知道你之前受了什么委屈,但總歸是宋辰的混賬事!你聽我的,蔡湛不要拒絕地這么徹底嘛,跟他眉來眼去,沒事帶到公司什么的,保準氣死宋辰!」

  張若曦聽了這個建議,擦了擦眼淚說道:「我又不是那種不知輕重的女人,這種事做了之后宋辰會怎么看我?他畢竟是我的初戀,我想給他一個機會?!?br>  趙琳撇了撇嘴,一副拿張若曦沒辦法的樣子,無奈道:「好吧,要我說你真是個榆木腦袋,一點都不懂得為自己爭取什么。那你現在怎么辦?找宋辰當面對質嗎?」

  「陪我去散散心吧?!拐湃縶匚宋親?,有些發紅的眼睛看向趙琳,說道:「我暫時不想看到宋辰了?!?br>
  趙琳一聽來了精神,笑道:「那正好,我知道一家新開的酒吧氣氛挺不錯的。我們先去逛街,然后一起放松下怎么樣?」

  張若曦是一個乖乖女,就算是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飯也是滴酒不沾的,如今聽到閨蜜的提議卻有些心動。

  「走嘛走嘛?!?br>
  沒等張若曦的回答,趙琳牽著她的手就去了學校附近的商業街,瘋狂購物后趙琳讓司機和保鏢把東西帶回家,兩人就來到了趙琳所說的那一家酒吧。

  這家酒吧里的人并不多,環境果然像是趙琳說的一樣很不錯。相比趙琳和她的朋友們常去的凱悅酒吧,這家酒吧不像凱悅酒吧一樣富麗堂皇,卻裝飾典雅,放著舒緩的音樂,讓人很容易放松下來。

  兩人坐在角落的卡座里,隨意點了幾杯酒。

  趙琳本想問清楚張若曦的心事,但是看到她神思不屬的樣子又把話咽了回去,只得陪著張若曦一起喝悶酒。

  只是不多時,趙琳接到一個電話,原來是她的男朋友紀昌約她出去。見狀,張若曦便讓趙琳去陪男友。

  原本趙琳還不放心張若曦一個人在酒吧,但是張若曦堅持還想自己喝兩杯,考慮到這家酒吧不是那種亂糟糟的地方,趙琳就同意了。

  兩人分開后,張若曦一個人出神地望著眼前的酒杯,不知不覺眼淚又落了下來。卻不知這個樣子被一路跟過來的某人看在眼里,那人低著頭,手中拿著兩杯酒,大步走了過來。

  「若曦,對不起?!?br>
  陰魂不散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有些微醺的張若曦抬頭望去,看到不久前還吵過架的蔡湛有些局促不安地站在卡座旁。

  她雙眼朦朧地望著這個男同學,冷淡道:「蔡湛,我已經說過了不想和你糾纏不清?!?br>
  「我……我知道了?!共陶棵嬪槐?,有些不自然地說道:「只是白天時我做的有些過分,來這里喝酒卻看到你也在,所以特地過來道歉。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今后我們還能恢復以前的同學關系?!?br>
  「呵?!拐湃縶贗魯鲆豢誥破?,搖了搖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br>
  「我的道歉是認真的,喝完這杯酒,今后我絕對不會再糾纏你!」

  蔡湛看到張若曦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頓時感覺心里有一團邪火在燃燒著,一咬牙把手中的酒放一杯在桌上,自己拿著另一杯一口氣灌了下去。
  可能是喝的有些急,蔡湛喝完臉色通紅地咳了幾下,半天才緩過勁來。
  張若曦看著蔡湛的表演,也許是酒精在起作用,也拿起蔡湛放在桌上的酒喝了下去。

  「你的道歉……嗯……」張若曦覺得頭有些暈,手指按著太陽穴,只看到蔡湛露出得逞的笑容,意識就陷入了一片混沌。

  「若曦,若曦……」

  見張若曦無力地倚在沙發上,蔡湛輕輕湊了上來,在她的耳邊小聲呼喚著。
  「嗯……」

  似乎是感覺到耳邊瘙癢,張若曦蹙著眉扭過頭去,眼睛卻沒有睜開。

  蔡湛見狀大著膽子把手放在張若曦的胸脯上,感受著女神充滿彈性的豐滿乳房,不由自主地大力揉捏起來。受到襲擊的張若曦唔唔地嘟囔著什么,手臂無力地揮動兩下就沒有了反應??吹秸飫?,蔡湛強忍著就在這里占有女神的沖動,心急火燎地結完帳就扶著張若曦離開了酒吧,找到附近一家旅館鉆了進去。

  等進入開好的房間將懷里不省人事的張若曦脫好鞋襪放到床上后,蔡湛這才長呼了一口氣。

  「這藥沒白買,今晚妥了?!?br>
  按捺著心中的火熱,蔡湛迫不及待地觀察著自己的女神。

  張若曦齊腰的黑發鋪灑在床上,白皙的臉蛋透著醉人的粉紅,雙眼緊閉,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嬌嫩的嘴唇微微揚起,呼出醉人的酒香。

  昏睡中的張若曦,相比平時更有一份令人心動的嫵媚。特別是對追求而不得的蔡湛來說,今晚女神的媚態將獨對他展現,更是讓他不能自已。

  蔡湛迫不及待地俯下身子,張開大嘴吻上了張若曦嬌艷欲滴的粉唇,舌頭粗魯地闖入少女鮮嫩的小嘴,想要品嘗對方的津液。然而昏睡中的張若曦牙關緊閉,任由蔡湛挑逗也不張開,進攻幾次無果后蔡湛不得不抬起身子。

  看著被吻得微微喘息的張若曦,黑色針織外套內高高聳起的酥胸上下起伏。蔡湛下身的肉棒已經硬了,他激動地脫掉少女的外套,掀開白色文胸,一對雪白的玉兔跳了出來。

  張若曦的胸部并不算很大,卻異常挺翹,白皙乳峰上淡粉色的乳暈和乳頭顯得嬌嫩可愛。蔡湛迫不及待地握住少女的小乳鴿肆意玩弄起來,只感覺觸感溫潤、彈性十足,不由更是用力。他的手掌和乳球摩擦感受著豐盈的觸感,手指卻撥弄揉捏起嬌嫩的乳頭,感覺到手中張若曦的乳尖微微翹起,他俯下身去對兩只小乳鴿又吸又舔。

  蔡湛的舌頭圍著張若曦的乳尖轉動,不時輕啜幾下,粗糙的手掌也沒閑著,揉動著張若曦充滿彈性的乳球。面對無力反抗的女神,蔡湛充滿了征服的欲望。
  「嗯……嗯?!?br>
  似乎是感覺到在自己胸部作惡的舌頭,張若曦發出了不適的哼聲。聽到聲音的蔡湛抬起頭,看著少女臉色緋紅的模樣,蔡湛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湊到張若曦耳邊,輕聲道:「若曦,你現在的模樣真美啊?!?br>
  說完他含住張若曦的耳珠,一只手繼續揉弄著張若曦的小乳鴿,另一只手卻向下滑去,粗糙的手掌撫過少女平滑的小腹,撩起白色短裙,摸上了少女純潔的白色小內褲。

  只是沒等他對少女的下半身發起進攻,少女就不安地擺動起手臂,腦袋晃來晃去,讓蔡湛停下了動作。

  原來張若曦最敏感的地方不是胸部,也不是下身,而是小巧可愛的耳珠。這是連她的正牌男友宋辰都還沒有掌握的敏感點,卻被卑鄙無恥迷奸她的蔡湛先玩弄了。

  此時的張若曦呼吸急促,胸前一對白皙宛若羊脂般的小乳鴿隨之顫動,泛著潮紅的臉頰和小巧的耳珠上都是蔡湛留下的口水。見狀,蔡湛愈加興奮,開始繼續自己未完的進攻。

  他的雙手撫摸著張若曦纖長潔白的玉腿,從滑嫩的大腿一直滑到纖細的小腿,又捏著小腿肚向上撫摸到大腿根,最終把手停在潔白的小內褲邊緣。蔡湛知道自己已經完全忍不下去了,他勾住白色的小內褲邊緣,顫抖著雙手將小內褲一路拉到少女的腳踝處。

  張若曦的陰部非常的干凈,稀疏的毛發下,粉嫩的花瓣吐著露珠,嬌艷誘人。蔡湛輕輕地用手指摩擦著肉縫,感受到一股透著濕氣的熱力傳來,一根手指不由自主向著花房深處探去,只感到手指被溫潤濕熱的花徑肉壁緊緊纏繞著,想要更加深入卻是有些困難。

  蔡湛的下身頓時堅硬如鐵,他喘著粗氣兩三下就把兩人身上的衣物都除掉了,跪在張若曦的雙腿中間扶著粗硬的肉棒蓄勢待發,散發著灼熱氣息的龜頭抵在陰阜,在花房嫩肉上摩擦起來。沒幾下,他就感到花瓣吐出了更多露珠,兩者摩擦的地方有了充分的潤滑。

  「嘿嘿,若曦,你是我的了!」

  蔡湛心里得意的叫著,深吸一口氣,龜頭開始緩緩向花徑深處沉入。隨著花瓣向兩旁擠開,花徑肉壁也纏繞上來,即使龜頭還沒有完全進入,也讓蔡湛體驗到了無比銷魂的吸吮快感。

  「唔……不要……嗯?!?br>
  昏睡中的張若曦似乎感到了不適,手臂亂揮,嘴里喃喃自語,腰部下意識地想要扭開。

  但是事到如今蔡湛怎么可能停下,蔡湛雙手捉住張若曦的纖腰,整條硬到發紫的肉棒緩慢卻又堅定地消失在粉嫩的花唇中。

  「嗚嗯……疼……不要……嗚嗚?!?br>
  盡管已經有了一些潤滑,但是被如此粗硬的肉棒進入,張若曦也在無意識中呻吟出聲。

  蔡湛看著昏睡中的張若曦臉色蒼白眼角含淚喊著疼的樣子心理上充滿了征服感,再加上被花徑肉壁緊緊包裹吸吮著的龜頭傳來的極致快感,交織在一起的感覺讓他體驗到了無比的滿足。

  碩大的龜頭繼續沿著纏繞上來的肉壁向花徑深處挺進,龜頭撐開的花瓣緊貼在冠狀溝的部位,隨著男人不可阻擋的深入,無助的花瓣只能嬌羞地含住整條火熱的肉棒,不情愿地把不喜歡的男人的肉棒送入花房內部。

  當整條灼熱粗硬的肉棒完全進入張若曦的花徑后,蔡湛長舒了一口氣。他并沒有急著抽動,而是體驗著張若曦那緊致濕滑的花徑內溫柔包裹著肉棒的感覺,這是他自從見到張若曦以來夢寐以求的體驗,如今終于得償所愿了。

  只是他心里有些可惜,張若曦竟然不是處女了,宋辰那個混蛋竟然下手這么快。想到這里,蔡湛心里好似燒了一團邪火,只想把身下的少女干成蕩婦。
  「唔嗯……不要……啊……嗚嗚不要?!?br>
  被粗暴開墾的張若曦一只手在胡亂揮舞時抓住蔡湛緊扣著她腰肢的手臂,另一只手緊緊攥住床單,嘴里發出哭泣般的呻吟。

  蔡湛原本還期望張若曦能醒過來,不知道她看到兩人交合的樣子會有什么反應,只是就算事到如今張若曦也只是呻吟幾聲,不禁讓他感到有些失望。

  他俯下身,一只胳膊穿過張若曦的后背把她抱在懷里,另一只手握住少女那嬌嫩可愛的乳房。用帶著胡茬的下巴蹭著張若曦吹彈可破的臉蛋,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若曦,你快睜開眼睛看看,看看我是怎么操你的?!?br>
  蔡湛說完也沒想過張若曦會回應,就要開始大力抽動起肉棒。

  經過前戲后張若曦的花房已經有了部分潤滑,然而這點花露對蔡湛又粗又長的肉棒來說完全不夠。

  幾乎剛一抽動,蔡湛就感到肉棒被層層疊疊的肉壁緊緊箍住,他倒吸一口氣,摟著張若曦的嬌軀緩緩抬著身子從花徑深處抽離肉棒,只感覺整個龜頭都像是被一張小嘴吸吮著不肯松口。

  「嘿!」

  又吐出一口氣,蔡湛抱著張若曦停下了動作。

  剛剛龜頭一路退到花徑口的過程中他幾乎秒射,爽是非常爽了,但是蔡湛可不想就這樣繳槍,他要的是徹底征服身下的女神。

  想到剛才舔弄耳珠時張若曦的反應,蔡湛心中一動,張口含住了張若曦的耳珠,對著少女的敏感點又吸又舔。

  沒多久,被蔡湛抱在懷里的張若曦就起了反應,少女圓潤的小臉微微皺了起來,只堪盈盈一握的腰肢輕輕擺動著。

  「唔嗯……嗯嗯……」

  張若曦嬌嫩的紅唇輕啟,低聲嬌吟著,臉頰上透著玫瑰般動人的紅色。
  蔡湛見有效果,正要再接再厲,為接下來的開墾做好準備。

  沒想到還留在花房中的龜頭竟感到一股吸力,好像無數小手在為龜頭按摩一般,登時讓他爽得叫出聲來。

  「哦操!」

  再也沒辦法忍耐,蔡湛緊緊抱著張若曦的嬌軀,肉棒直入到底,腰部用力抽送起來。

  盡管運動起來幾乎和剛才一樣吃力,可蔡湛好像野獸一般猛烈催動著自己壯碩的身體,炙熱的龜頭擠開一寸寸花徑肉壁,堅硬的肉棒粗暴地向著張若曦的花徑深處挺進。

  「嗯嗯啊……唔嗯嗯……啊啊……」

  張若曦發出抽泣般的呻吟聲,白皙的雙手無力推在蔡湛的胸膛上,被大大分開的雙腿繃得緊緊的,全身都微微顫抖著。

  「媽的,操!」

  蔡湛猛然深深插進張若曦的花房深處,大肉棒長驅直入,龜頭在花徑肉壁的包裹下死死抵在底部,一股滾燙的精液狠狠擊打在花壁上,讓張若曦又是顫抖著嬌吟起來。

  喘著粗氣把肉棒從張若曦的花房中退出來,蔡湛一副爽到升天的表情,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卻又露出一副惱火的樣子。

  「媽的,這么會吸,真他媽的騷!一定給宋辰那個混蛋開發了很多次了!」
  似乎是對自己剛才那么快就繳槍感到不滿,蔡湛嘴里罵咧咧的,也不想想他才是給宋辰戴綠帽的人。

  嫌罵得不夠解氣,蔡湛又把兩只大手放在張若曦的小乳鴿上,不顧少女的低吟大力揉弄起來,又把濕漉漉的肉棒在張若曦的大腿根附近蹭來蹭去,想趁著心里的火氣再來一發。

  只是剛剛發射完畢,肉棒哪有這么容易恢復活力,只是半硬不軟的吊在那里,讓蔡湛更不爽了。

  「媽的,還好老子準備好東西了?!?br>
  蔡湛下床從胡亂丟棄的衣服里掏出一盒藥,拿出一粒就吞了下去。

  靜待藥力發揮作用,感受著一把火從腹部一路往上燃燒著,蔡湛露出了淫穢的笑容。

  他爬回床上,伸出舌頭從張若曦的小腹一路向上舔著,舌頭滑過腹部和嬌嫩的乳房沿著脖子一直舔到耳珠,隨后在張若曦的耳邊低聲說道:

  「若曦,今晚還長著呢……」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ppaaoo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